欢迎观临!请认准返佣网唯一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 >

美食专栏作者名叫大仲马!

2019-06-28 21:57

1870年春天,健康严重恶化的大仲马去法国南方疗养。在此之前,他答应了出版商勒麦特尔,要亲自撰写一本《美食词典》。当年7月,大仲马回到巴黎,却赶上普法战争爆发,儿子小仲...

  1870年春天,健康严重恶化的大仲马去法国南方疗养。在此之前,他答应了出版商勒麦特尔,要亲自撰写一本《美食词典》。当年7月,大仲马回到巴黎,却赶上普法战争爆发,儿子小仲马赶在普鲁士军队包围巴黎之前,把父亲带到自己在诺曼底省蒂埃普城附近的海滨别墅。

  随着冬季渐渐到来,大仲马也一步步走到了人生的尽头。12月5日晚上,他在女儿玛丽的怀中安然辞世,享年68岁。

  1873年,这本《美食词典》出版了。很多人都说,大仲马没能真正写完这本书。然而,这部在他生命末期写出的书,口吻却活泼率性,充满了对生活和美食的热爱。它不仅折射出作者狂放的生活态度和永不满足的好奇心,更反映了他的广识博学。文/柴郡猫

  最近古吴轩出版社推出了一本《好吃的哲学2:大仲马美食词典》,这本书我个人有些存疑,因为内容与译林版(见上图)完全两样,译林版中主要是典型的法餐食材如肉类、牡蛎、咖啡、桃子、蜗牛、洋葱、大蒜等等,但这个版本中却出现了如西兰花、鳕鱼、火鸡、蛋糕、咖喱、海胆之类的东西,千奇百怪。再看试读部分,则明显感到缺失了大仲马风趣的口吻和精彩的八卦,因此只推荐译林版。

  翻开这本书,一种熟悉的感觉跨越时空扑面而来:这分明是一部来自19世纪的“名作家美食专栏”集嘛!那幽默诙谐的笔法,那趣味盎然的回忆,哪怕放在今天的报纸上来看,都显得那么生气勃勃。

  大仲马的父亲是一位法国将军,出生在多米尼加的圣多明各,是佩莱特雷侯爵与其黑人女奴所生的混血儿。这个混血儿由父亲带回法国,长大后参了军,一路从中校晋升到将军,但后来偏偏跟拿破仑产生龃龉,一怒之下擅自离开埃及回到法国,给自己招来牢狱之灾,被囚禁在意大利东南部城市布林迪西。

  1806年,才40出头的他郁郁而终,没给家人留下任何财产。没了父亲的亚历山大在拮据的生活中一天天长大,母亲和姐姐教他读书写字;孩提时他没事就在树林里闲逛,跟偷猎者厮混。这倒使得他学到了不少关于猎物、射击和狩猎的实实在在的知识,60多年后,这些知识在《美食词典》里得到了充分展示。

  快满16岁时,大仲马勉强去镇上的公证处当了一名小职员,但他的真正爱好,当然了,是文学和戏剧。尤其是在拜读了莎士比亚的伟大作品之后,大仲马也满怀热情地投身戏剧创作,甚至偷偷旷工跑到巴黎去看戏。

  为此丢掉工作后,他干脆铁了心地直奔巴黎,找父亲当年的熟人介绍工作,最后凭一手好字给公爵当了抄写员。在公爵舒适宽大的写字间里,大仲马工作之余忙里偷闲,通宵达旦撰写剧本,终获成功。

  成名后的大仲马,与维克多·雨果一起成了法国浪漫文学巨擘,也是巴黎社交界的名人。作为一个高产的作者,他的笔为他带来财源滚滚,终身过着千金散尽还复来的生活。

  除了美丽的女人们,大仲马对美食的热爱与追求也是贯穿了一生。值得佩服的是,他不仅擅长品鉴,也精于烹饪。与他生活在同时代的法国著名女作家乔治·桑在1866年2月3日的日记里,还记录过大仲马掌勺下厨的一段文字:“约上马夏尔,6点半跟若贝尔夫妇一起吃饭。出席的有若贝尔夫妇的父母、莱曼、仲马父子以及仲马家的另外三四位朋友。这顿饭是大仲马亲手做的,从汤到色拉,总共十来道菜,全都可口无比……”

  和《基督山伯爵》中的苦大仇深、处心积虑完全不同,我在这本美食词典里看到了一个又快活又能干,对美食满面笑容、对味道绝不将就的家伙。

  打一开头他就坦率指出:“人们抱怨烹饪艺术日渐式微。但造成如此局面的责任主要在美食的享用者而不在制作者。”

  “从前,伟大的美食家如里奇莱欧元帅、德·尼维莱斯公爵、德·埃斯克尔伯爵等人,每周至少要召见他们的大厨一次,询问有否研究出什么新的菜式。大厨会就自己的厨艺理论以及取得的实际成果向主人汇报……德·尼维莱斯公爵每当更换了厨师,或者打听到有什么看上去他能够接受的新食谱,就会极其耐心地、有意识地连续八天仔细品尝这款新品,并给出改进意见,务令其尽善尽美。”

  同时,人家也绝不是那种光知道吃不会做的懒虫。比如里奇莱欧元帅,大仲马说他比最出色的厨师都更懂行。在汉诺威战争期间,法军所到之处,方圆80公里的乡村被夷为焦土,东弗雷西亚的所有王子公主总计25人都成了阶下囚,同时被囚禁的还有他们为数甚众的男女侍从。

  最终,里奇莱欧元帅决定放掉他们,但他突发奇想,决定在释放之前招待他们大吃一顿。突如其来的决定搞得厨子们不知所措。

  “说什么呢,什么叫‘根本做不到’?鲁迪埃,我口述菜单,你来记录。我要好好安排一个菜单,让夏洛特宫那些家伙大吃一惊。你知道菜单该怎么写吗,鲁迪埃?”

  这一段绘声绘色的描写,让我看得恨不得拍案叫绝。试问现在那些矫情的、动不动“入口即化”“回味悠长”的美食专栏写手们,谁能写出这么活灵活现的句子?

  虽然这本书的写作背景是19世纪的法国,但其中好多元素,生活在21世纪的成都的我,看起来也十分眼熟甚至亲切。比如“永久锅”—那简直就是老卤汤的翻版啊!

  大仲马笔下的“永久锅”就是一口锅架在炉子上,日日夜夜永不熄火,“取出一只煮熟的鸡,马上又放进一只,煮熟一块牛肉,马上又放进一块生牛肉,舀了肉汤则即刻加水。这样,不论煮什么肉,都会把精华留在汤里,而新加进去的肉在吸收这些精华的同时也把自己的精华留下一些。”

  最基本的美食,绝对是超越时空的。其中肉类更是古代人们最为钟爱的。但如果不是看了大仲马这本书,我还真想象不出,罗马皇帝会对着元老们劈头盖脑地大声发问:“请你们告诉我,没有盐煮肉还能活下去吗?”

  不过,死脑筋的罗马人只会把盐煮肉和卷心菜固定搭配,除此之外再无创意。要是他们吃到我们的红烧肉,不知作何感想?

  除了各种精彩的历史八卦,大仲马也不吝分享自己的美食体验。比如1833年,他从突尼斯出发去埃尔吉姆,去参观一处古罗马露天剧场的遗址,位于沙漠深处60公里左右。

  他跟几位阿拉伯人向导说好,由他出钱,阿拉伯人负责弄一只羊来烤了吃。当然,大仲马像参观遗址一样认真地观摩了他们在沙漠里烤羊的全过程。

  “剖开肚腹,除心、肝、肺外其余内脏全部扔掉,然后填入枣子、无花果、葡萄干、蜂蜜、盐和胡椒,再把羊肚皮仔细缝上。”挖个坑,坑里填上木柴,点燃,待木柴烧成炭火,便把未曾扒皮的羊羔放在炭火上……

  烤熟的羊肉亮出诱人的金黄色,“不难想见,因为没有丝毫油水泄漏,那藏在皮下的肉的滋味该是多么鲜美。”因为不知该怎么切肉,大仲马示意向导头儿先来。结果,人家直接上手,撕了就吃,其他人也争先恐后地扑了上去。

  大仲马急了,“我意识到再不赶紧就没我的份儿了,忙示意他们让一让,该轮到我啦。我用刀割下一块羊肩肉,拿出盘子把肉装上,像个没规矩的孩子一般,坐到一旁独自享用去了。”嗯,祝他好胃口!(来源:成都商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

关键词:美食专栏新闻

上一篇:晓然美食专栏周系列之351 “2016中国花式铁板烧厨王争霸赛”开启餐饮新业态

下一篇:LOL最大幻觉将成真?Faker近五个赛季伤害数据在下滑

声明本站分享的文章旨在促进信息交流,不以盈利为目的,本文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不承担任何责任。部分内容文章及图片来自互联网或自媒体,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及数据)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如无意侵犯媒体或个人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处理。未经证实的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任何投资和交易根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400-007-6171

联系热线

关注我们

扫描二维码,关注爱返佣网官方微信,了解更多资讯动态。
新浪微博添加关注
在线咨询 分析顾问微信客服
扫一扫添加微信
广告合作Top
x

在线预约

x
长按图片 添加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