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观临!请认准返佣网唯一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期货机构公告 >

国企高管觉“起点太低”挪用数千万公款炒期货

2019-04-18 08:03

广州日报讯(全媒体记者汤南通讯员海纪宣)假如当初,利用炬华公司挪用炜鹏公司的资金用于期货投资亏损后,我能有所警觉,及时收手,向公司坦白,就不会导致后面窟窿越来越大,...

  广州日报讯(全媒体记者汤南通讯员海纪宣)“假如当初,利用炬华公司挪用炜鹏公司的资金用于期货投资亏损后,我能有所警觉,及时收手,向公司坦白,就不会导致后面窟窿越来越大,以致错误无法挽回,我非常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这是广州炜鹏化工产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炜鹏公司”)原总经理江开伟的忏悔。2018年11月14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广州炜鹏化工产品有限公司原总经理江开伟涉嫌挪用公款一案开庭审理,目前,该案正等待法院判决。

  2018年4月3日,收到广州市监委指定管辖的江开伟涉嫌职务犯罪案相关线索后,海珠区监委立即立案调查,并获准对其采取留置措施。这是海珠区监委成立后的第一例国有企业管理人员留置案、第一例以挪用公款罪名移送起诉的案件,也是海珠区监委调查的第一例涉案金额过亿元案件。

  2015年6月,全资国有公司广州市塑料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塑料集团)成立了全资国有子公司炜鹏公司,江开伟时任炜鹏公司总经理助理,很快位至总经理。

  然而,江开伟的家庭条件却让他觉得自己“起点太低”:妻子无经济收入,母亲长期患病,弟弟欠下赌债……对比其他人,江开伟的内心无法平衡。他认为,要走“捷径”才能尽快改善“相形见绌”的生活条件。

  起初,科班出身的江开伟凭借自己对国际贸易、金融期货的了解,持自有资金在上海黄金交易所进行黄金期货交易,并小有斩获。于是,他打算“加大投资赚更多的钱”。苦于手头无甚闲钱,公司生产经营大权在握的江开伟便打起了“挪用公司资金”的主意。

  “由于炜鹏公司上面还有塑料集团监管,我不可能直接从炜鹏公司拿钱去投资,于是就想到了成立自己的公司,通过三方货转的方式,把炜鹏公司的钱转到自己的个人账户上。”江开伟在接受调查时交代。

  2016年7月,江开伟以妻子的名义成立了茂名炬华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炬华公司”),通过在炜鹏公司、炬华公司、第三方公司之间,以连续买卖货权的方式互相签订采购合同。

  江开伟利用负责炜鹏公司采购、销售等公司全面业务工作的职务便利,以预付全额货款的方式,将炜鹏公司的经营资金支付到炬华公司,再将资金从炬华公司账户分多次转到其本人和妻子账户。他利用货权买卖的供货时间差,将资金用于其个人的期货、股票交易后,返回部分资金用于后续正常的货权买卖,以此达到自己牟利的目的。

  由于炬华公司并没有经营资金,交易中实际所产生的亏损最终还是由炜鹏公司承担。随着期货交易亏损越来越大,为了掩盖自己的违法行为,维持期货交易,江开伟又委托代理机构成立了广州凌华化工有限公司、广州雷克化工有限公司来取代第三方公司,将所有的交易环节都控制在自己手中,以此来加快三方转货和资金调拨的效率,扩大资金的挪用。

  江开伟通过不断做大炜鹏公司账面上的销售额和利润,制造出公司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假象,以此来掩盖自己挪用公款的事实。然而,事与愿违,增开的公司并没有帮江开伟扭亏为盈。直到事发,江开伟挪用公款一案已造成炜鹏公司国有资产损失6800余万元,江开伟企图瞒天过海来为自己牟利的“如意算盘”,最终变成了难以填补的“无底洞”。

  即使在期货投资亏损的情况下,江开伟的享乐心态丝毫未受影响,他还利用挪用的资金为自己购入了豪华轿车和房产。

  2018年6月15日,江开伟被广州市塑料工业集团开除党籍、解除劳动合同。海珠区纪委监委及时以查封、冻结等方式追回江开伟违纪违法所得购房款和一辆豪华轿车。

  广州日报讯(全媒体记者汤南通讯员海纪宣)“假如当初,利用炬华公司挪用炜鹏公司的资金用于期货投资亏损后,我能有所警觉,及时收手,向公司坦白,就不会导致后面窟窿越来越大,以致错误无法挽回,我非常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这是广州炜鹏化工产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炜鹏公司”)原总经理江开伟的忏悔。2018年11月14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广州炜鹏化工产品有限公司原总经理江开伟涉嫌挪用公款一案开庭审理,目前,该案正等待法院判决。

  2018年4月3日,收到广州市监委指定管辖的江开伟涉嫌职务犯罪案相关线索后,海珠区监委立即立案调查,并获准对其采取留置措施。这是海珠区监委成立后的第一例国有企业管理人员留置案、第一例以挪用公款罪名移送起诉的案件,也是海珠区监委调查的第一例涉案金额过亿元案件。

  2015年6月,全资国有公司广州市塑料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塑料集团)成立了全资国有子公司炜鹏公司,江开伟时任炜鹏公司总经理助理,很快位至总经理。

  然而,江开伟的家庭条件却让他觉得自己“起点太低”:妻子无经济收入,母亲长期患病,弟弟欠下赌债……对比其他人,江开伟的内心无法平衡。他认为,要走“捷径”才能尽快改善“相形见绌”的生活条件。

  起初,科班出身的江开伟凭借自己对国际贸易、金融期货的了解,持自有资金在上海黄金交易所进行黄金期货交易,并小有斩获。于是,他打算“加大投资赚更多的钱”。苦于手头无甚闲钱,公司生产经营大权在握的江开伟便打起了“挪用公司资金”的主意。

  “由于炜鹏公司上面还有塑料集团监管,我不可能直接从炜鹏公司拿钱去投资,于是就想到了成立自己的公司,通过三方货转的方式,把炜鹏公司的钱转到自己的个人账户上。”江开伟在接受调查时交代。

  2016年7月,江开伟以妻子的名义成立了茂名炬华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炬华公司”),通过在炜鹏公司、炬华公司、第三方公司之间,以连续买卖货权的方式互相签订采购合同。

  江开伟利用负责炜鹏公司采购、销售等公司全面业务工作的职务便利,以预付全额货款的方式,将炜鹏公司的经营资金支付到炬华公司,再将资金从炬华公司账户分多次转到其本人和妻子账户。他利用货权买卖的供货时间差,将资金用于其个人的期货、股票交易后,返回部分资金用于后续正常的货权买卖,以此达到自己牟利的目的。

  由于炬华公司并没有经营资金,交易中实际所产生的亏损最终还是由炜鹏公司承担。随着期货交易亏损越来越大,为了掩盖自己的违法行为,维持期货交易,江开伟又委托代理机构成立了广州凌华化工有限公司、广州雷克化工有限公司来取代第三方公司,将所有的交易环节都控制在自己手中,以此来加快三方转货和资金调拨的效率,扩大资金的挪用。

  江开伟通过不断做大炜鹏公司账面上的销售额和利润,制造出公司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假象,以此来掩盖自己挪用公款的事实。然而,事与愿违,增开的公司并没有帮江开伟扭亏为盈。直到事发,江开伟挪用公款一案已造成炜鹏公司国有资产损失6800余万元,江开伟企图瞒天过海来为自己牟利的“如意算盘”,最终变成了难以填补的“无底洞”。

  即使在期货投资亏损的情况下,江开伟的享乐心态丝毫未受影响,他还利用挪用的资金为自己购入了豪华轿车和房产。

  2018年6月15日,江开伟被广州市塑料工业集团开除党籍、解除劳动合同。海珠区纪委监委及时以查封、冻结等方式追回江开伟违纪违法所得购房款和一辆豪华轿车。

关键词:

上一篇:场外期货配资卷土重来 “广州博赢”合作“海证期货”

下一篇:高奥士国际(08042HK)急升3成 创上市新高

声明本站分享的文章旨在促进信息交流,不以盈利为目的,本文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不承担任何责任。部分内容文章及图片来自互联网或自媒体,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及数据)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如无意侵犯媒体或个人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处理。未经证实的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任何投资和交易根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400-007-6171

联系热线

关注我们

扫描二维码,关注爱返佣网官方微信,了解更多资讯动态。
新浪微博添加关注
在线咨询 分析顾问微信客服
扫一扫添加微信
广告合作Top
x

在线预约

x
长按图片 添加微信公众号